<rp id="vrb97"></rp>

<th id="vrb97"><progress id="vrb97"><listing id="vrb97"></listing></progress></th>

        <th id="vrb97"><form id="vrb97"><nobr id="vrb97"></nobr></form></th>

                <sub id="vrb97"></sub>

                <th id="vrb97"><big id="vrb97"></big></th>
                公眾人物的“止損式”道歉
                2019-07-26 15:35

                公眾人物的“止損式”道歉

                題圖來自視覺中國,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何熠


                數月來,孫宇晨拍得巴菲特天價午餐的新聞總是接二連三在網上引發熱烈討論,連帶著有媒體播出了早年間孫宇晨和王小川的的一場對話,更是將孫宇晨以及他的波場暴露在更廣泛的公眾視野內。


                從營銷角度看,這幾個月來,孫宇晨的確是成功了,他被更多的公眾所熟知,考慮到他所從事的這種如今看來未免尚算冷門的行業,這一大眾意義上的知名度,對他來說自然是一個機遇。


                然而這種過度的炒作和營銷,并不是沒有代價的,一旦營銷中的夸大其詞涉及到法律層面時,任何精心推演的炒作也必須立刻中止。


                出格成為如今想在互聯網營銷中出圈的不二法門,無論是那些熟諳傳播之道的公眾號寫手,還是如今身陷風波里的孫宇晨,他們的做法都旨在首先將大眾的眼球吸引過來,賺足一波觀眾后,開始借機推廣自家產品和服務。現在看來,孫宇晨在微博上發布的道歉信將這一曠日持久的炒作,暫時或永久地拉下帷幕。


                但這是真正的結尾嗎?誰也說不清楚。圍繞著對孫宇晨旗下公司的調查與監管已經開始了,無底線的營銷術也許可以短暫消停一陣,但這之后誰知道會不會又再度卷土重來呢?


                道歉的初衷,原本應該是一個人為自己的行為對外界或他人造成負面影響,而產生的一種自發性的悔恨,也就是說,這種道歉,發端于我們內心本能的愧疚心。


                而如今,我們看到互聯網上的各路名人的“官方道歉陳詞”盡管行文風格也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可是如果對事件的原委做出一番詳盡查考的話,我們很難說這種“道歉”是出自內心的誠意,還是一種東窗事發后最大可能的止損補救措施。


                從年初翟天臨“不知知網”事件,到一個多月前爆出汽車女主播怒打外賣小哥事件,再到如今的孫宇晨道歉,我們能從中看到一個十分清晰的脈絡——他們道歉的時機無不是在事件已經嚴重威脅到自己悉心經營的人設形象后,無不是在吃瓜群眾嚴厲的目光逼和媒體詳盡的背景調查后。


                他們意識到了危險,意識到了不能再度挑戰公眾憤怒的邊界,于是開始把自己弄得像是犯了錯的小孩一樣,將自己之前的錯誤認識歸結為一種不成熟:心態浮躁、被自己的名氣搞得膨脹之類的意思充斥在這些道歉信中。


                其實網絡輿論并不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傷害,真正能造成實質性損害的是資本和監管的力量。這是這些爭議人物所共同面對的難題。一個藝人如果學歷造假,他的誠信問題將很難讓他再在演藝圈立足,一個女主播則全然不希望自己在鏡頭前的形象是一個心態膨脹的暴力分子,而一個自詡為成功的商人在遭遇事業上的誠信質疑時,則要第一時間站出來澄清自己,避免公司財產損失。


                出事后,公眾人物的道歉時機一旦延誤,其實已經無法挽回公眾形象的崩塌。然而一個明顯的問題是,為什么輿論聲音的質疑聲已經這么普遍,為何有的公眾人物就是依然保持“嘴硬”,不能在火勢起來之前提前道歉呢?抱有僥幸心理誠然是個中因素,但公眾人物的這種過度的自我膨脹情緒,與互聯網技術所形成的的社交媒體機制恐怕也有很強的關聯。


                哲學家韓炳哲在其著作《在群中》提到,在信息過載的時代,人們很容易就患上信息疲勞綜合癥,他提到在這一癥狀表現中,會讓人越來越“沒有承擔責任的能力”


                為什么這么說呢?作者認為,責任的首要前提是約束力,“和諾言以及信任一樣,它約束著未來,使未來穩定”,而社交媒體“促進的是放任、隨意和短效”,那些在社交網絡上留下的碎片化的承諾,其實已經喪失了“承諾”之為承諾的本體含義。


                除此之外,道歉時機的延誤,其實映射的是社會機制下,犯錯的成本太低了。


                當事者也一度試圖將本來屬于法律層面的事情道德化,希望公眾輿論能夠將重點完全放在他的“悔過之心”上,而不要再對其具體的錯誤是否違反職業倫理或法律規定究根問底。


                他們從氣焰囂張轉換為受傷心態僅僅需要一封道歉信的時間。


                而此等巨嬰并非只有這些涉事者本人,在翟天臨事件中,許多教授過翟天臨的老師也在網絡上呼吁對翟天臨網開一面。


                那種長者姿態的語氣表面上是對年輕人犯錯誤的寬容和對輿論暴力的恐懼,但內在卻揭示出這樣的事實,即將法律的和道德的混為一談,將公眾人物的形象標準等同于對社會并無社會影響力的普通人。


                而正是基于這種心態的加持,造成了大量止損式道歉的存在。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何熠。本文為DoNews簽約作者原創,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系DoNews專欄獲取授權。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8
                點贊16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非凡彩票
                <rp id="vrb97"></rp>

                <th id="vrb97"><progress id="vrb97"><listing id="vrb97"></listing></progress></th>

                      <th id="vrb97"><form id="vrb97"><nobr id="vrb97"></nobr></form></th>

                              <sub id="vrb97"></sub>

                              <th id="vrb97"><big id="vrb97"></big></th>
                              <rp id="vrb97"></rp>

                              <th id="vrb97"><progress id="vrb97"><listing id="vrb97"></listing></progress></th>

                                    <th id="vrb97"><form id="vrb97"><nobr id="vrb97"></nobr></form></th>

                                            <sub id="vrb97"></sub>

                                            <th id="vrb97"><big id="vrb97"></big></th>
                                            福建大乐透最大奖 在线棋牌娱乐游戏官网 多彩腾讯30秒开奖号码 福彩3d和值技巧秘诀 新11选5开奖号码 斯洛伐克快乐8彩官网 新时时兑奖规则 北京11选五历史走势图 新时时五星走势图 好运彩app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