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rb97"></rp>

<th id="vrb97"><progress id="vrb97"><listing id="vrb97"></listing></progress></th>

        <th id="vrb97"><form id="vrb97"><nobr id="vrb97"></nobr></form></th>

                <sub id="vrb97"></sub>

                <th id="vrb97"><big id="vrb97"></big></th>
                “美國共識”正在發生,中國怎么辦?
                2019-05-30 18:00

                “美國共識”正在發生,中國怎么辦?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南風窗(ID:SouthReviews),作者:譚保羅,標題圖來自東方IC


                對大國競爭的嚴肅思考,正被簡化為“懟特朗普+力挺華為”兩條情緒式的主線。而世界另一端,某種共識正在悄然形成,我們卻疏于察覺。


                5月28日,路透社報道,美國物流巨頭聯邦快遞在未被授權的情況下,將華為的包裹轉運至美國。但聯邦快遞隨后致歉,表示沒有任何“外部”要求。“誤運”只是技術問題,沒有受到政治壓力。


                “誤運”事件是一個中美貿易戰的注腳。到底因何“誤運”,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它反映了一種日益彌漫的擔憂:中美貿易戰的角力,早已不再是政府之間的較量,而是卷入了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



                更加必須正視的是,美國社會一旦形成一種立體式的中國威脅論,并將阻擊中國崛起作為社會共識,那么,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警惕“圍堵共識”


                “中國威脅論”從來沒有缺席,但以前都不是來真的。


                在以往,美國在人權、體制和國際性事務上對中國的攻擊,多半都是政客的某些伎倆。他們需要高舉普世價值的態度,以便繼續充當西方世界領導者的地位。政客也將這些對中國的攻擊,視作為美國利益集團在中美經貿交流中博取經濟利益的籌碼。


                但現在,再也不能用老眼光看問題。


                復盤孟晚舟被捕事件,可以清楚地看到這種變化——特別是某種共識的發軔。孟晚舟事件背后推手是美國司法部。從2018年年底開始,加拿大對孟晚舟的逮捕和引渡推進等一系列動作,都是應美國司法部的要求。



                在中國人印象中,美國長期實行三權分立體制,行政、司法和立法分開,互相制衡。司法部屬于行政體系,司法部長為美國總統提名,由參議院批準產生,而總統也有權解除司法部長的職務。司法部并非三權分立中的一極,但它可以視作美國法律系統的重要樞紐。


                司法部是連接行政體系和司法體系的紐帶,歷任司法部長都曾是資深律師或者資深律師出身的參議員,他們的利益在于法律界,也在商界和政界。華為CFO孟晚舟被捕,背后是美國的“長臂管轄”原則發揮了作用,而“長臂管轄”原則正是在美國超然的國際地位之下,政客和律師們的共同發明



                可以說,過去美國對中國的阻擊,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社會的制度差異,阻擊也多半流于口號,那些保守的政客是喊口號的旗手。而美國法律系統則依然保持中性,于中美博弈之中,保持一種巋然不動的姿態,捍衛著美國真正的核心價值。因此,阻擊中國似乎一直都很熱鬧,但毫無意義,根本對中國經濟沒有任何殺傷力。


                但從孟晚舟事件開始,司法部對引渡孟晚舟似乎有了前所未有的執著,加拿大這樣的盟友根本扛不住壓力,只能保持隨從。在這種背景下,完全可以說真正決定美國社會運轉的法律系統也開始發生轉向,而不是繼續保持以往中美競爭格局下的中性原則。


                事情還在繼續


                除了法律系統,學界也在悄悄發生轉向


                從2019年年初開始,緊接著孟晚舟事件,麻省理工、加州伯克利等高校也發表聲明,不再接受與華為、中興或其子公司的新合作,而現有合作項目亦不會再延長。


                位于麻省理工的林肯實驗室


                必須注意,這些宣布“不再合作”的高校,全都是美國“硬科技”的誕生地,而這些“硬科技”曾改變了20世紀后半葉的人類社會。所謂“硬科技”并非互聯網商業創新,而是高能物理、新材料、超級計算機和能源科技等領域的原創性研發。美國兩大頂級國家實驗室林肯實驗室和勞倫斯實驗室,剛好位于麻省理工和加州伯克利,他們是美國科技的心臟。


                前不久,耶魯校長蘇必德的一篇演講在朋友圈流傳,他闡述了耶魯的價值,耶魯將始終對全世界優秀學生敞開大門。在目前的特殊時期,耶魯的友善和親華,博得中國讀者一片喝彩。但實際上,耶魯以人文見長,并非美國科技創新的策源機構。那些曾經影響人類科技進程的美利堅頂級科研中心,對中國學生和研究者的態度轉變已經成為現實。



                事情,還在繼續。


                5月29日,一則IEEE內部郵件曝光。IEEE要求禁止華為員工作為旗下期刊雜志的編輯和審稿人。接下來,華為相關的投稿、文章、會議贊助以及分支協會職務,可能都會受到關聯影響。



                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國際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是當今世界電子、電氣、計算機、通信、自動化工程技術研究領域最著名、規模最大的非營利性跨國學術組織。華為被完全排擠,意味著這家公司的創新之路將面臨同行前所未有的封鎖。


                除了教育界、學術界,還有政界的老人和領袖,對中國的態度也越發捉摸不定


                基辛格曾是中國人民真正的老朋友,哈佛出身,官至國務卿,他為中美建交立下汗馬功勞。但特朗普上臺以來,他曾與特朗普多次會面,要推銷自己的“聯俄抗中”戰略。



                基辛格對中國的態度轉向,顯然是大多數中國人都不愿意相信的。好在他本人,從未對外界確認過這種變化。但另一方面,我們的這種擔憂,也正如對聯邦快遞的擔憂一樣,總擔心某些事情已經發生,但對方卻不愿承認。


                從政客持續幾十年的“口號游戲”,到法律、教育、學術體系各個層面的真正轉向,美國社會的某種共識似乎在逐步形成。在這個過程中,特朗普,無疑是個關鍵的觸發器。



                長期以來,由于習慣于對“三權分立”的淺顯認知,以及公共信息平臺對西方政治的描述,我們長期把西方的國家領導人“不當干部”,主要有兩個認知:


                第一,他們只代表利益集團特別是大資本家的利益,而不是代表人民群眾的利益,競選靠政治獻金,所以沒有人民的支持。 


                第二,即使當選,他們也處處受到立法、司法以及大資本家的制約和掣肘,沒什么權力,所以根本干不成大事。


                對第一個問題,我們不討論,但第二個問題則完全是一種誤區——至少對美國是這樣。美國是西方國家,但它又和其他西方國家不同,它是那個最特立獨行西方國家。


                盎格魯·薩克遜的“牙齒”


                2019年的6月7日,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將辭職。她沒干滿一個任期。


                特蕾莎·梅身高一米八,雷厲風行,上臺之初,曾被人看作是另一位“鐵娘子”,是“撒切爾夫人第二”。人們期望她推動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在歐洲大陸萎靡不振的時代,重振英倫三島的雄風。


                可惜,外界想多了。特蕾莎·梅一直推動英國“脫歐”,而代價是自己首相生涯的終結。



                英國“脫歐”由來已久。歷史上,英國人從來不把自己看成是歐洲大陸的一部分,特別在工業革命之后,英國更不愿和歐洲大陸國家為伍——除了聯合法國對付德國之外。現在,他們將再次推動“脫歐”。


                實際上,英國唯一愿意長期與其保持“廝守”的國家是美國。他們共同屬于盎格魯·薩克遜系統,這個系統并不是一個嚴格意義的民族。比如,德語和英語同源,英格蘭民族和德國人也都主要源于古代日耳曼人,但德國卻并不是這個系統的一員。此外,德裔美國人超過了英裔,而且特朗普本人也是德裔,但美國和德國并不“親”,而是和英國一起充當盎格魯·薩克遜系統的中流砥柱。



                盎格魯·薩克遜系統是一個價值和利益的共同體,他們有很多不同于其他西方國家的特點。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實用主義。


                法國是西方近代政治文明的重要起源地,直到現在,法國依然流行著一種原教旨主義的“政治正確”。美國憲法之中,那些最光明偉大的辭藻都是受到法國人的啟發和點撥。但美國人在“政治正確”之外,也進行了自己的創新,而不是照搬盧梭、孟德斯鳩和伏爾泰那些不切實際的政治幻想。


                《獨立宣言》誕生的油畫


                比如,美國每州兩名參議員(不論州的大小)的制度,即是避免“多數人暴政”的有效措施。此外,美國人另一個更重要的創新,是對國家領導人制度的強化,這使得美國總統是西方世界權力最大的總統,是真正的陸海空三軍統帥。


                簡化來說,英國、德國、日本等國家,國家領導人都是黨魁,即這個黨必須贏得議會多數,黨魁才能當選國家領導人。但美國不是,盡管是選舉人票制度,但人民真正在選舉總統,是人民直接賦權總統,這使得總統有著遠高于其他政治人物和商界大佬的超然地位。而在很多實行選舉制的國家,總統一不小心即被財閥趕下臺,或者送進監獄。


                克林頓與萊溫斯基


                在老布什之后,美國的總統都能干滿任期,而且連任兩屆,這種政治的穩定性已經持續了20多年。克林頓曾爆出令人瞠目結舌的性丑聞,但他依然沒有被彈劾。最后,克林頓被看成是里根之后,對美國實力提升作用最大的總統,譽滿江湖。


                克林頓之后,是男女問題比較傳統(至少當選總統之后是這樣)的小布什和奧巴馬,這三個人一共干滿了六屆,總共24年。現在,輪到了特朗普。在中文的信息海洋中,特朗普早就淪為美國歷史上“最壞”的總統。比如,他經常被描述為:


                作為總統,他與俄羅斯勾結,背叛美國,負有“叛國罪”。


                作為五個兒女的父親,他喜歡嫖娼,家庭價值淪喪。


                作為商人,他從行騙起家,以逃稅為己任,他是個犯罪分子。


                他智力可能有點問題,為了掩飾賓大本科時期的糟糕成績單,他對媒體反唇相譏。 


                他精神有點失常,多重人格,隨時將被扭送瘋人院。 



                總之,這個70多歲的男人集中了所有男人最壞的品質,所以美國人民正在準備起義。


                顯然,現實發展根本不是按照以上這個邏輯。根據2019年5月的蓋洛普最新民調,特朗普的支持率達到46%,創下任內新高。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正帶領美國形成一種可怕的共識。這種共識,不再是以前那種老掉牙的版本:阻擊中國,是因為要捍衛普世價值。而現在的版本是:阻擊中國,是要捍衛美國人民福利。


                漫畫來源:Financial Times


                顯然,現在的版本更加蠱惑人心。它充分凸顯了不同于其他西方國家的盎格魯·薩克遜作風,即果斷拋棄原教旨的“政治正確”,高舉機會主義和實用主義的大旗,直到擊倒對手——從一戰前的德國到不可一世的蘇聯。


                渲染對手的愚蠢和無能,是對自己的不尊重,更是對未來不負責。


                現在,是時候重新審視美國的“敵意”了。


                本文來自“南風窗”微信公眾號,內容已獲獨家授權。南風窗,中國政經第一刊。為了公共利益,與有責任感的你同行。冷靜地思考,熱情地生活。如需轉載請聯系“南風窗”(ID:SouthReviews)。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26
                點贊46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非凡彩票
                <rp id="vrb97"></rp>

                <th id="vrb97"><progress id="vrb97"><listing id="vrb97"></listing></progress></th>

                      <th id="vrb97"><form id="vrb97"><nobr id="vrb97"></nobr></form></th>

                              <sub id="vrb97"></sub>

                              <th id="vrb97"><big id="vrb97"></big></th>
                              <rp id="vrb97"></rp>

                              <th id="vrb97"><progress id="vrb97"><listing id="vrb97"></listing></progress></th>

                                    <th id="vrb97"><form id="vrb97"><nobr id="vrb97"></nobr></form></th>

                                            <sub id="vrb97"></sub>

                                            <th id="vrb97"><big id="vrb97"></big></th>
                                            金星vr时时彩走图 天津时时彩近100期开奖号开门彩 多赢北京pkapp 极速时时官方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5怎么算中奖 黑龙江福彩时时彩 平肖什么意思怎么算 2012年现金棋牌哪个好 吉祥棋牌下载的二维码 快速时时秘籍